Killamangiro [访谈]Julian Casablancas @ SPIN Interview
Why Would You Pay To See Me In A Cage ?
[访谈]Julian Casablancas @ SPIN Interview


艺人:Julian Casablancas

专辑:Phrazes for the Young

编译内容:Interview @ SPIN 访谈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spin.com/articles/spin-interview-julian-casablancas

编译者:Melancoly

Blog:http://killamangiro.blog126.fc2.com/




"Phrazes for the Young"是Julian Casablancas的首张个人专辑,其中能听到他熟悉的声音以
及奇妙的合成器音响。距专辑十月份的发行还有六周,这位The Strokes的前主唱正坐在曼哈顿
商业区的宣传办公室里接受我们的采访。他并不太赞同自己这段时间十分低调的说法。“我一直
都在,”他咕哝道,头发凌乱却不失优雅,如同你记忆中的一样,一头从未洗过的褐发,脚上的
白色耐克也没有系好鞋带,大衣上满是泥泞的痕迹混淆了原本的颜色。“我知道可能大家会觉得
我这段时间没什么动静,但是我一直在忙着。我很乐意给大家一种错觉好像我是个懒惰的隐士。”

虽然在乐队2006年上张专辑——没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First Impressions of Earth——以来,
Julian并没有完全的隐居,但他仅有的几次露面:一个匡威的广告,几个客串和声,却远比不上
乐队另外几位成员的多产。但就这位31岁的乐手来说,过去几年的勤奋工作,他一直努力在为首
张个人专辑寻找一个新鲜的,能流行的声音,同时也是为The Strokes的下张专辑做好准备,这
一切都说明了他的理智与清醒。“音乐产业是个很肤浅的游戏”Casablancas说,“但是我已经学
会怎样从中获得我想要的东西”对啊,他一直都在。


-欢迎回来。再次做音乐你有没有觉得开心?

-不一定。我经历过长久的兴奋,也有稍短些的焦虑。我想我只希望我正在做的是好的。


-对Strokes的歌迷来说,新专辑中的一些合成器曲目可能会有些不习惯。你是想给人们惊喜吗?

-说实话,我本可以做出更加古怪的音乐,但是我没那么笨。我可不想让人们说“好吧,这是
张奇怪又抽象的专辑”,然后就把它甩在一边。我很努力的不让事情变成那样。


-你是想做出打榜单曲吗?"11th Dimension"和"Out of the Blue"这样的歌可都不会掉出前40。

-能试试新东西很不错。"Ludlow St."的怪诞好像未来主义与怀旧的结合,这样的歌绝不会适合
The Strokes。但是当你在乐队中,你很难做音乐上的实验。你写好一首歌,就会有人说要换掉它。
在这张专辑里,我想要完全的原创,并且架设连接传统音乐和现代音乐的桥梁。如果那意味着会有
口水的副歌出现,那就那样好了。如果让我做选择,是做些超级酷的音乐然后没人听;或者是做些
同样酷的音乐,但是用些技巧让人们能在电台里放它,我觉得第二种选择也算不上是对音乐的背叛吧。


-是什么在促使你做音乐呢?是专辑大卖?还是正相反?

-我不知道。我也没有太深的动机。可不是因为我赢了很多格莱美奖。这很有意思,我甚至不觉得
人们理解我与The Strokes的音乐。


-他们不理解什么?

-我认为人们会这样想,“哦,他只是唱歌。他会一样乐器吗?”而我在做这张专辑时遇到的挑战
是真实的。我可能会输得很惨。我可能会把钱花光。这可不想我的乐队卖出一千万张专辑。动机不
是个问题。


-你在做专辑的时候听的什么音乐?

-事实上我做了一张混合CD,上面的歌就是我想要这张专辑听起来像的歌。上面有Thom Yorke的
"Atoms for Peace",还有"Bohemian Rhapsody"。有些八十年代的合成器怪歌。还有"Beat It"。
基本上都是些超级热门的歌曲。那是我想要的感觉。


-那些歌教给你什么?

-要使键盘听上去没那么陈腐感伤,比让吉他做到同样的事难多了。


-乐队其他的成员在你之前就都有新的作品出来。这很容易让人理解成在他们感到自由之后,创作
的效率就提高了。你为什么等了这么久?

-写歌是很难的,但要是重复自己却很容易。并不是我一醒来灵感就源源不断。时机也很微妙。
我得花上六个月才能从之前乐队的巡演中恢复过来。巡演的问题并不在于旅途奔波或者演出的疲累,
而是那个机械麻木的状态。这份事业中我最喜欢的就是能有新的想法冒出来,但是巡演却剥夺了这
一点。要是想完全恢复,几年并不是很长的时间。


-当初你对The Srokes的前途是怎么想的?

-我现在意识到,我的想法一直是,做出地下的、酷的音乐,然后将它们变得主流。这是我的目标,
而我们还没有达到。我们已经到了地下音乐的顶端,但我们从没有像Green Day或者Creed那样红过,
或者任何我们本应在2001年就取而代之的乐队。所以,在我的脑海里,还有一段路要走。


-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吗?整个环境改变了吗?

-我希望我们能做到。但是谁知道呢?我花了两年写The Strokes的歌,并准备下张专辑,但之后我
意识到乐队作为一个整体还没有准备好录音。


-问题出在哪?

-我不知道。我不想多谈。环境使然。


-那也对,不是么。当时乐队在正确的时候出现在正确的地方,也受益不少吧。

-人们总会问我处在当时关注的中心是什么感觉。我想那个时候一切都感觉非常的夸张,比方说我们
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,或者我到底是不是个控制狂等等。不过那个时候我会喝很多酒,那个
时候的事我甚至都记不太清了。


-真的吗?会有那么糟吗?

-(笑)一定程度上是吧。成功来得并没有那么快。我们有许多年都糟透了,我自己也许多年不如意。
并不是我们上了Tonight Show,然后突然间我们就上了杂志封面、拿下格莱美、唱片销量几百万。
我们曾为60个人演出过,然后100人,然后又更多。之后我们巡演。总是一点一点累积起来,我也从没
忘记自己是谁。


-后来有吗?

-虽然很尴尬承认,但是我有过。特别是Is This It那张专辑开始得到关注,我们多少有些忘乎所以了。
我们变得自高自大。我们觉得好像能走进一间屋子把桌子给踢倒。就像在谈话中,如果你讲了个笑话
引人发笑,你就会接着讲。
Posted by Melancoly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美利坚]  theme:品味音乐 - genre:音乐天地
comment
comment posting














 

trackback URL
http://killamangiro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67-9f6fbcc5
track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