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llamangiro “我们所有的歌都发自内心” Art Brut主唱Eddie Ardos访谈
Why Would You Pay To See Me In A Cage ?
“我们所有的歌都发自内心” Art Brut主唱Eddie Ardos访谈


艺人:Art Brut

专辑:Art Brut vs. Satan

编译内容:Interview @ L.A.RECORD 访谈

原文地址:http://larecord.com/interviews/2009/06/15/art-brut-all-our-songs-are-true/

编译者:Melancoly

时间:2009.1.9

Blog:http://killamangiro.blog126.fc2.com/




正是因为Black Francis的引领,这堆直来直去的歌曲天然、坦白、智慧,并且旋律十分悦耳。
Art Brut vs. Satan这张专辑是Art Brut充满活力的主唱Eddie Argo(算是半个洛杉矶人)到目前为止最为精炼悦耳的作品。在‘Alcoholics Unanimous’和‘Mysterious Bruises’这两首歌中,Argos自嘲对酒精的喜爱,用的是Warren Zevon式的卫理公会教徒的语气。而‘The Replacements’这首歌背后的故事就没那么愉快了。

Ron Garmon进行了这次访谈。



-为什么你要跟撒旦较劲?

-Eddie Argos(主唱):跟撒旦没关系。我只是拿他打个比方。
不得不说,有许多乐队你不是喜爱他们就是讨厌他们。
我觉得要是你不喜欢我们的话,那我们就会讨厌你。撒旦会找上你的,说不定。
我得承认我是先想出了这个名字,才回过头去写歌。我总得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吧。


-这是摇滚史上第一张反向工程的概念专辑吗?

-确实。



-你上次去洛杉矶是什么时候?

-我基本上有一半时间都住在那儿了。
我的女朋友——the Blood Arm乐队中的Dyan Valdes——住在Echo Park。
我待在那儿的时间刚刚不足够住在那里,要是政府的人也看到这个的话。
每次我到这儿,他们都问我“你上次来是什么时候?”“呃,三周前。”
“你待了多久?”“哦,大概一个月吧。”
我的意思是,每次我回来,我都怕他们把我拦在门外!


-我一直在看你的博客上关于吸货的经历,我自己也会写一些那样的事。
你的经历听上去挺可怕的——在伯恩茅斯晃荡整夜,把自己当成一个漂浮的大头!

-那时我才16岁!我的确想尝试一些大麻,但是我小时候不喜欢用抽的,
所以我的朋友们给我弄了些饼——可能有八分之一盎司,已经很多了。我把它们吃光简直是疯了!



-感觉不错吧~

-我不记得我写过那些事了。我知道我妈妈会看我的博客,但是她从没提起过这个。



-评论反映说你们在这张专辑中成熟了。这样的赞美有多危险?

-我们成熟了嘛?现在我都穿鞋子上台。那勉强称得上是种成熟吧。



-我觉得他们是说,你们才刚刚开始,票就卖光了。

-真的是那样吗?不过我在创作上是有些进步,倒不算成熟吧。我很努力的在写歌。



-那首关于DC漫画的歌具体讲的是哪部?

- 我最喜欢的DC旗下的超级英雄是Booster Gold。你知道他吗?没人知道。他的口头语是“我是不为人知的最伟大的超级英雄”。那真的是真的!除了我没人买这部漫画。他在1980年代就被创造出来 了,但有段时间默默无闻,现在他也有了自己的系列。他的工作是穿梭在DC宇宙的各个时期,修正连续性中的错误。他太棒了!



-我很喜欢“The Passenger”这首歌。
除了谈到Iggy之外,几乎没有美国人能理解对公共交通的强烈爱好。
所以我觉得这首歌的意思没被完全听懂。

-可以说我是在洛杉矶写的那首歌!
我的女朋友在Pasadena工作,所以我搭704去联邦车站坐火车去看她。
我很喜欢公车和火车。每个人都告诉我说在洛杉矶应该开车。
我没有车但也能四处转转。人们看到我这样也能到处去感到很惊讶。
我很喜欢704的路线,它就顺着日落大道开。我一定得是一个社区的一部分才好。
我知道所有的老人们还有相关的事。



-“Am I Normal”是我这段时间以来听到的最诚实的关于约会的歌了。

-它写的是我成长过程中经历的几个不同的女孩。
我在女孩身边会非常紧张,当我看到那些勇敢自信的男人们时,我都不知道到底谁才是正常的。
当我写了这首歌之后,人们都跟我说我才是正常的。也许我该把这首歌德名字改成“Normal”。



-或者“I Am Normal And I Want My Freedom”。

-或者甚至可以是‘I Am Normal’。



-Prefix曾做过一篇有趣的评论,关于这张专辑Art Brut vs. Satan。他们十分激赏你萌发的社会良知。

-我很想念那段经历。我在做乐队前曾做过社会工作。
我很在意那方面的事情,但是最好还是不要被人知道比较好。



-说说Black Francis吧。是不是就像“slapdash for no cash”?
(专辑中一首歌的名字,‘不给钱就不好好干’,其实也是反语,是在说制作人简练的工作方式)

-他太不可思议了!我们所有的歌都发自内心。我发现当一首歌被反复唱了许多遍,就会失去它的诚挚。
Black Francis最能把握这一点。他的第一张专辑一遍就录完了,我们差不多做的是同样的事情。
专辑中的很多歌都是一次过关。

“Am I Normal”的结尾我喊得失去了说话的能力,不过后面还有很多词没有唱,可我真的说不出话来。
他说,“到这儿吧,行了”。我自己还想唱完,但他是对的。这很真诚。



-那很好。录的次数越少,拿出手的东西就越好。你到底是怎么发现The Replacements的?

-真的很尴尬。你得答应我不说出去..[天机不可泄露]



-你是对的。那真的很糟糕。

-The Replacements是属于那种大家都觉得我应该熟识的乐队,
我自己也很想听听看。要是早点有人告诉我就好了。
我的朋友Becky和Dave后来给了我The Replacements所有的专辑,我一直听到现在。
他们是完美的乐队。我过去没听他们的那些年简直是废了。这可真是件尴尬的事。
Posted by Melancoly
comment:1   trackback:0
[不列颠]  theme:品味音乐 - genre:音乐天地
comment
等待许可的留言
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
2017/06/26 21:01 | | edit posted by
comment posting














 

trackback URL
http://killamangiro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58-70f0bfdc
track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