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llamangiro 200912
Why Would You Pay To See Me In A Cage ?
联合王国
我很喜欢这一年 获得这么多
今天带着很多期待和想法失眠

一个联合王国的实现
即将到来的十年 结束的时候你的留恋

还可以很开心的说新年快乐
这样再开始的时候 就好像新的一样

无所谓有没有选择
Posted by Melancoly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大中华
宠物
来啊! 一定会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猛地挠你.
本来还在考虑不一样的笔迹会不会引起怀疑.
还有谐音、等待未下的专辑.

金属质感的猫 黑猫
疯狂下笔时偶尔相信的梦想
一首七分钟的歌流转

反季节 墨黄色搭配 Enough is Enough
Posted by Melancoly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未分类
谁让你走?
总的来说逃避是一件很没有意思的事情
又不是小孩子遮住眼
掩耳盗铃的寓言

时间被切成一小份一小份
孤傲的时候自如 突然闯进光亮里也不会不知所措
不用太在意之前的设定

那么惊讶"我们的"惬意吗?
我倒是觉得 说是感情散去也不是不恰当

航母的比喻十分有趣

Posted by Melancoly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未分类
没有镜子
就是说 不去试的话 永远不会知道将是怎样的
薛定谔的猫吗?

我很好奇 社会习俗到底能约束我限制我到何种程度
这个问题几乎等同于:自由的心是不是一定能突破其他的不自由

还有一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 就算尝试过但没有成功
也不是很大的阻碍 投入现实的怀抱就好了 从来不晚

虽说时代的机遇就那么一两个 是不是暗黑的世纪也不好说
我逐渐逐渐抱着希望在对待 甚至可以说是积极的判断

谁也不比谁更现实吧 就像谁也不比谁更理想一样

Posted by Melancoly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未分类
变蓝了
束缚嘛? 肯定你们也是想要自己的人生 可惜被许许多多束缚了
理想嘛? 我很开心看到听到你们的远大前程 有没有丢弃甚至嘲笑?

因为事情太多并没有仔细考虑节日的气氛 送出的礼物和想要的回应?

专注的目标 确定的方向
计划总比没有计划要好
Posted by Melancoly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未分类
医生
伊修巴尔歼灭战的时候受伤的斯卡是温莉父母的病人
从昏迷中醒来的他看到异种的蓝色眼睛 愤怒的杀掉了他们
他在愤怒什么呢?

虽然说 要选择的只是看自己的行为能否有助于自己的目标
处在战争的状态 为什么作为医生的自己还是超越了作为异族的自己?

这本不应该是个问题的 本初的属性不可以选择也不可以改变
但是作为精神体的自己却理应寻找更高级的路

医生的觉悟超出了狭隘的民族纷争 所以被仇恨也无所谓
年轻的斯卡能否理解这一点呢?

小时候的阴影注定要影响一生 仇恨着仇恨着甚至忘记了原因

宽容总是更难的事情 人不知不觉的就长大 即使不一定是正确的方向
Posted by Melancoly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未分类
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's Day?
我怎能将你与夏日相比? 你比它更温和可爱:
动人的花蕾在五月咆哮的风中颤抖,
夏日的美好时光也绝不长久:

太阳的金色光芒虽然耀眼,
却常常以灰暗的面貌出现;

再美貌的物什都逃不过凋谢,
命运流转或无意间将其拆解;

可你如夏日般不会褪色,
你的美貌也将永存;

死神无法夸耀你曾在它的阴影中游荡,
伴随永恒的诗篇你将留存:

只要人类生生不息 我的诗句能被见证,
你就会在传承中得到永生!

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's day?
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:
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,
And summer'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:
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,
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'd;
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,
By chance or nature'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'd;
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
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;
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'st in his shade,
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:
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,
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.

感觉这个诗有点啰嗦 第三部分完全可以说点别的 翻的时候这里也想不出词了
“永”..“存”..“永存” —— —— ||||

还有他的性向也算比较清楚的 当时两个人不都还年轻么
写点爱情诗也没什么不好 是谁八卦说最后那男的喜欢上他喜欢的女人啊?

另外 非要说这个诗是写诗的力量的话 我也没有办法 我真的看不出来..
文学力量再强大 它也敌不过爱情的力量吧
要说莎士比亚柏拉图情结 让我用柏拉图的话来表达

“爱你让我变成诗人”
Posted by Melancoly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不列颠